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那一夜我不能忘怀的激情
【那一夜我不能忘怀的激情】
   想起来,都已经是10年前的事了,许多年以来一直压在我的心底,不敢告 诉他人,可我去自始自终不能忘记那个飞雪的夜晚,那个夜晚发生的一切。 
  那时候我刚满20岁,还在长春的一所大学了上大二,由于家境较穷,好心 的老乡帮我找了份家教。要辅导的是一个12岁的小男孩,上三年级,小男孩爱 好很多,特别是绘画,集邮,集古币,数学却很差。要我每周六晚去他家辅导一 次,主要是数学,就两个小时,每小时5块钱,这样一个月下来也能补贴四五十 元,对于我这个农家的孩子来说已经是很不错了。
 
  第一次去他家,只有母子两在家。小男孩很秀气,也很伶俐,很难想象他的 成绩会不好,孩子的母亲是个典型的江南水乡美女,白皙的皮肤,较美的面庞, 一双很美丽的大眼睛,丰满匀称的身材。墙上有幅他年轻是的照片,黑白的,像 七八时年代的演员那种。
 
  那是我很珍惜自己的第一份工作,很认真的给学生补课,小孩也很用心的听, 第一次的家教很愉快的结束了,未了,孩子的母亲泡了杯很清香的绿茶,好象是 无锡毛尖。聊了几句家常后,我无意地问孩子,你爸爸呢?孩子脸上没什么表情, 出差了,母亲接过话来,孩子他爸在深圳工作,很少回来。慢慢地,我才了解到, 孩子的母亲姓林,我就叫她林阿姨,孩子姓黄,我叫他小鹏,林阿姨是某区政府 的一名干部,级别不低,孩子似乎和我很有缘分,每一次去他们家都很高心,离 开是都依依不舍,后来我才知道林阿姨早就离婚了,她是个很好强的女人,而她 的丈夫不喜欢你处处都那么好强,和她在一起总失落什么,孩子才3岁就离婚了, 孩子判给了林阿姨,小鹏是林阿姨带大的,日子过了很快,我照例每周六晚去林 阿姨家辅导小鹏。
 
  孩子的学习成绩提高很快,期末考试也考了个93分,林阿姨很高心,非要 请我吃饭已示感谢,说完就去买菜了,我留下来走进小鹏的房间继续辅导,不知 道何故,有道题我一直讲解小鹏也不懂,老是和我嬉皮笑脸开玩笑,我也不知何 故,气不打一处来就骂了他一句:“X你妈,还不懂?”(当时他妈肯定是不在), 谁知道小鹏非但没生气,反而忍不住邪邪地笑个不停,嘴里还叫着:“想X我妈? 等你毕业了来。”我愣了一下,拿起手中的数学书追他小鹏打闹。
 
  过了没多久,林阿姨进来叫我们出去吃饭,我一看,哇,好丰富啊,鸡,鱼, 海鲜满满的一座子的菜,这是我长这么大从来都没吃过的,林阿姨倒了两杯红酒, 小鹏喝饮料,林阿姨拿起酒杯:“小张,来,谢谢你帮了我那么大的忙,教育小 鹏,都是因为你小鹏的学习成绩才提高的那么快,今天我们好好庆祝一下,不醉 不归。”我当时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喝,也拿起酒杯一杯杯的喝了下去。不一会 一瓶红酒见底了,这时候小鹏说:“我吃完了,张叔叔你慢慢吃,我上楼去玩电 玩了,要是喝多了就在我们家睡好了。”我当时还没怎么注意这句话,含糊着: “恩”。说完小鹏自己跑上楼了。
 
  整个大厅就剩我和林阿姨,就在我拿去酒杯想敬林阿姨时,发现喝了点酒的 林阿姨的脸泛起红晕是那么的美,当时我手拿着酒杯傻傻的停在半空,“小张, 看什么呢?是不是我脸上哪脏了”。“小张,听到我说话了吗?”“啊!阿姨你 说什么来着,我是在看一副美人画啊。”“什么美人画啊,哪有呢”林阿姨回头 看了看,就在我眼前啊!我说。“你是说我吗?阿姨老了哪还是美人啊!不老! 阿姨你一点都不老,你是我见过的女人中最美的一个,(我那时可能是喝多了, 胆子也大了很多才会说出那么露骨的话),林阿姨听了抱着肚子笑个不停,就在 她扭动的身子,我冲她领口看到了白皙的乳沟,小弟弟立马涨大了许多,林阿姨 笑着说:”小张,你的嘴可真甜,不知道哪家的女孩子被你的甜言蜜语俘虏了, “,我当时就急了,”没有啊,我都没女朋友,也没哪个女孩子看上我啊!“手 还在不停的比画,一不小心,把拿在手上的酒撒泼在林阿姨的身上,”对不起, 都是我不小心,弄脏了你的衣服“,”没事,你做着等我一下,我去换件衣服 “说完,就走上楼去换衣服了。
 
  我当时就觉得后悔了,是不是我说错什么话了,想着马上和林阿姨去道歉, 就跑上2楼,走到林阿姨的卧室门口,门口竟然没关好,就在我要敲门进去的时 候,我透过门缝,看到了站在镜子前面的林阿姨刚好把衣服脱了,高挑的身材一 点都不像35岁的年龄,丰满的乳房,平坦的小腹,这时林阿姨把她那红色的花 边乳罩给脱了下来,桃红色的奶头,林阿姨还用双手揉了揉乳房,可能是想让两 个肥大的乳房释放轻松吧,高起坚挺的乳峰,随着揉动一上一下在不停的跳抖着, 真是荡人魂魄。
 
  这时林阿姨把她的裤子也给脱了,我才发现林阿姨没穿内裤,浑圆丰满的臀 部,就在提脚起来的同时,我看到了一片茂密的黑森林,修长的大腿,整个卧室 是春光一片,这时,我看得是欲火高涨,鸡吧涨得老高,手不自觉的来回套动, 林阿姨全身脱得光光的照着镜子,两手还不停的抚摩着乳房,一只手摸到了下身, 嘴里发出了轻微的呻吟,(看来林阿姨也是喝多了,又因为我刚才的那段话,把 她给挑逗得下身流水了),小张,你摸得我好舒服啊!对……就是这……好舒服, “啊!……我流了好多,真是冤家啊,啊。啊。啊……“
 
  这时我可没办法控制自己了,我推开了门口走到林阿姨的身后,搂住她的腰,!! 同时叫到:林~~~ !!!
 
  林阿姨全身都软倒在我的身上,我双手抚摩着她那(36D)的乳房,来回 的揉动,亲着她的耳垂,:“恩!……啊!……”一声声的呻吟让我刺激不少, 我找到那片诱人的红唇,很快我的舌头就伸进她嘴了,我轻轻死咬她的唇,舔她 的牙龈,上牙趟,和她灵活的舌头交织在一起,舌尖和我缠绕在一起,并且吞咽 我的唾液,我也热烈的反映着她,用我的手找到她的淫穴,用手慢慢的揉撮,那 迷人的宗色的花朵,每一次轻轻颤动,都会引起,一小声呻吟,这是世界实在是 太美妙了!我并不满足与轻轻的抚摩,我把中指树起,插入,那帽着淫水的洞里, 啊!!!!林阿姨大声呻吟到,我不紧不慢的动着中指,看着随着我中指变化, 而变化的淑芬的面孔,产生一种世间的一切都在我掌控之中的感觉。
 
  随着我中指的加速,林阿姨的叫喊声越加的响亮,(我在进来时已把门关了, 林阿姨的卧室的隔音效果很好)终于伴随着一阵抽搐,一声叫喊,林阿姨高潮到 了。
 
  我把林阿姨放到床上,决心让她来一次真正的「叫床」。林阿姨早已全身无 力,我先把林阿姨的手从浪穴上拿开,她马上难受地呜叫起来,我又打开她的双 脚,在浪穴上轻轻地吹气,林阿姨更加难受了,她痛苦地将身体扭来扭去,淫水 也更加泛滥,我把她的腿举起,她也很配合我,我用手按住她的俩腿内测伸出我 的舌尖舔到,那已经起立的阴蒂。啊!!!的一声她的两腿猛的向里夹,很快她 意识的我用什么碰到她的宝贝,忸怩的说的,不要啊,那里脏。别舔,我并没有 听她的号令,一下连着一下,一下快着一下,很快,啊声,变成没有意思的呻吟, 声音越来越响,随着我舌头的深入,林阿姨的反映也越来越大,很快,她的又一 次高潮到来了。我看是时候了,就问她:「要不要?嗯?」她似是而非地点头又 摇头,于是
 
  我又在她浪穴上吹气,她终于忍不住了,涨红了脸,小声说:「要,要。」 我假
 
  装听不到,说「什么?没听到。要什么?」她完全投降了,闭着眼睛小声又 说:
 
  「要……要……我要…鸡巴……求你…给我…嗯……嗯……」
 
  我乐极了,又逗她说:「说大声点,你是不是小淫娃?」
 
  她的浪穴已经骚痒到了极限,现在她再不顾甚么淑女的仪态了,连声呜咽着 说:「是是……我是…小…淫娃……快…快插…快插……求求你……用力插…… 插死我吧……求求你…我要……快插我啊……嗯~~呼呼……」
 
  我笑道:「要我干你也行,先来舔我的鸡巴。」
 
  林阿姨迫不及待地含住我的鸡巴,舔了起来,我也想不到她如此乾脆,看来 她真是饿坏了,一边含我的鸡巴,一边手淫。我看得性起,一把抓起她的头发, 对着她的口猛 .我决定大干一场了。我把林阿姨的屁股抬起来,将大鸡巴对准她 的浪穴,林阿姨十分配合地把双腿张开,可能是渴过度,她的腿张得快成一字码 了,我笑道:「还真是名副其实的小娃,啊,腿张得那么开,别人可没那本事。」 
  林阿姨脸红了一红没讲话。于是我不再客气,鸡巴应邀狠狠的插入了她的浪 穴里,林阿姨大叫一声,手舞足蹈起来,只是之后她又马上由大叫变成了哼叫, 我又有气了,于是狠狠地揉搓起她奶子来,又在她奶头上又搓又拉,林阿姨痛得 大叫起来,不过这一来她就合不上嘴了,嘴里一直浪叫,林阿姨不愧是政府的, 叫床都比别人强,不同于一般的啊啊声,林阿姨叫床声不但更悦耳,也多元化多 了:「啊~~啊~~好~~嗯~~哎呀~好~~不要~~~喔~~~~~~~~ ~~~~~唔唔~~~啊…啊…啊…啊…我要…要哇~好哇~~哎求你轻点~~ 啊啊~~插死我了~~啊~~我要死了~~唔~~~不行了~……不行了~~要 去了~~呀~~唔!……咳咳……咳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林阿姨一叫起床来就全情投入,虽然叫得卖力,却不够销魂,好在她声音好 听,身材也一流,己经补足有馀了,她几次叫得透不过气来,要我在她胸前又拍 又揉才回过气来。她的屁股也越抬越高,双脚伸到天上去了。我们在床上也换了 姿势,林阿姨狗爬式地趴着,我托着她的腰抽插。没多久,又高潮了,她的屁股 拚命乱颤,叫声也惊天动地。
 
  没插多几下,林阿姨摆了几下屁股,又了,只是几次身,她的阴精已没有之 前那么多了。阿蕊完身,整个人都软了,趴在床上又晕了过去。我却还十分苦恼, 只好慢抽慢插,把林阿姨渐渐又弄醒了,林阿姨一醒,我乾脆把她整个人抱起来 插,林阿姨情欲又来了,她又开始浪叫:
 
  「唔~~唔~~啊~~好~啊~~啊…啊…啊…好好……啊…啊…啊……」 
  也许是贪享受,她的叫声没那么多变化了,只是随着我的一抽一插有节奏地 叫,屁股也上下摆动,身子却没力地靠在我身上,她的两个奶子十分柔软,靠在 我胸前时我人都酥了,于是我更加兴奋,抽插也更加卖力。没抽多几十下,又去 了,整个人抱着我不断喘气,我却还要继续抽插,此时她有气无力地哀求道:「 我不行了,不要再来了,我要死了,你插别人吧……呼…呼……」
 
  除了林阿姨,哪有人可以给我降火,而林阿姨的哀求也激起了我的兽性,我 抱起她就往厕所走去,而我的大鸡巴仍留在她的浪穴里,林阿姨似乎也舍不得离 开我的大鸡巴,除了双手抱紧我,屁股也仍机械性地在摆动,我说:
 
  「嘴里说不要,怎么还把我的鸡巴夹那么紧……你这浪货……多久没碰过男 人了?你这母狗,看我怎么教训你。」
 
  林阿姨现在哪还有半点羞耻心,她对我越抱越紧,屁股也加快节奏摆动,看 来她又要了,我哪有让她那么便宜就到高潮,一下子把鸡巴抽了出来,林阿姨刚 快到高潮,身体里却没了我的棒子,那份难受就别提了,只见她双手拚命找我的 鸡巴,嘴里又哭求到:
 
  「别,别……求求你,好哥哥,求求你,插啊……亲哥哥……插我……唔… 求求你……你要怎样都行……呜呜……求求你…插我……啊……干啊……」 
  我故意说:「插哪儿啊,我可不知道?」
 
  林阿姨一边喘气一边求道:「插……插我……插我下面……我的……我的… …我的阴户……求求你……快点……插我的骚穴……呜……」
 
  看她那可怜样我心又软了,我把她的脸按到厕所板上,高高抬起她的屁股, 让她又像只母狗般趴着了,我对着她我肉穴又开始毫不怜香惜玉地猛抽猛插, 阿蕊马上好像复活了般大叫起来,没几下她又了。而我却不再手软,抱着她软 下去的腰继续猛,在我这样的虐待下,阿蕊又叫得死去活来,在十几分钟内又 了两次,第二次更又晕了,我这时正快要到高潮,哪能让她像死狗般没反应, 于是我不得不把她抱回床上,再慢慢抽插,一边揉着她的奶子,一边对着她的 耳朵吹气,好歹把她弄醒,谁知她一醒便又大叫起来:「啊…啊……我疯了… …不行了……啊……饶了我吧……不行了……啊……啊……我又要去了……好 哇……亲哥哥……再来……」
 
  我见如此,也一鼓气加快速度抽插,林阿姨声音也史无前例地大,叫得声音 都有些沙哑了,最后我龟头一阵动,一股精便如山洪般射在她浪穴里,而林阿姨 让我的浓精一烫,也了,躺在我身边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