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小县城旅馆的一夜风流
                 小县城旅馆的一夜风流
 
 
  春天快要过去了,夏天马上就要来了,五月初天气已经是挺热的了,不过早 晨和晚上还是挺凉的。街上的女人早已按捺不住风骚的个性,早早的穿上了性感 暴露的时装,看的我是心头火起。
 
  有一天,一个朋友给我打电话,说他有个朋友住在本溪,不小心,把单位同 事的一台LG6760手机给弄丢了,本来想赔他一台差不多价钱的手机,可是 人家就要这个型号的,正巧我自己用的手机就是这个型号,於是朋友打电话给我 说他朋友愿意出800元买我的电话,问我卖是不卖。
 
  我正想换一部电话,这个手机在二手电话市场里最多也多值500块,我都 有心卖掉了,这一来我当然是很高兴,不过朋友又说要我去本溪给他送去,我开 始说不想去,可朋友说你不正想换手机呢吗?那人出的价很高,再说从沈阳到本 溪,来回的车费最多也就是20块钱,用不了半天就能回来了。
 
  我一想,朋友说的也是,我现在呆着也没啥事儿,不就是一上午的时间吗? 权当睡个懒觉了,还能赚300块钱,何乐而不为呢?於是和朋友订好,第二天 动身我就去本溪。
 
  第二天是星期天,我爸爸休息在家,中午吃过了饭,我带上他的手机直奔火 车站,买好了车票上了火车,如果做客车会更快一点,不过我坐客车有时会晕车, 坐火车觉得比较舒服。一个小时左右後到了本溪站,那人的家住在本溪市桓仁县, 我又坐中巴到了桓仁。
 
  这桓仁县是本溪市附属的一个小县城,本溪是一个县级市,比起沈阳这个省 会城市要小得多,桓仁更只是一个偏僻的县城,按我朋友给我的地址,我很顺利 的找到了那个人,他对我的手机很满意,因为我的手机保持得很新,他没怎麽试 机就给我点了800块钱现金,还要留我吃饭,不过我急於回家就没有多呆。 
  下楼之後,将手机卡换到我爸爸的手机里,刚一开机就收到了一条信息,原 来是一个和我关系不错的女孩说心情不好,要我上网陪她聊聊,我一直很喜欢她, 於是也没敢不答应,在附近找了一个小网吧开始上网。这地方并不繁华,不过也 是五脏俱全,小饭馆,网吧,洗头房,服装店什麽的一家挨一家。
 
  在网吧和她聊了半天,她东扯一句,西扯一句的没完没了,还不让我走,一 转眼已经上了四个小时,一看表,已经下午六点半了,我的肚子饿得咕咕作响, 她大概也饿了,说自己心情好多了,谢谢我陪她,要去吃饭了,我像得了特赦一 样下了机。在网吧对面找了一家刀削面馆点了一大碗刀削面,一盘酱骨头,还要 了一瓶啤酒,饭馆里人不多,老板和小工都靠在吧台里打嗑睡。
 
  吃饭的时候,旁边的两个中年人一边喝酒一边聊天,一个说辽东宾馆旅馆一 条街上有好几家旅馆最近又来了不少漂亮姑娘,又靓又便宜,还说晚上呆着没事, 去找个好看的玩玩,另一个说要想去的话就应该5点之前去,现在再去,好看的 已经让人家挑走了,同样花50块钱,为啥不找好看的?先前那人连声说有道理, 那就明天晚上再去。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一听,在这里找小姐才50块钱? 
  也太便宜了吧?要是在沈阳,再难看的小姐也得100以上啊!心中不禁一 动,暗想:要不要去看看?吃完了面结了帐,走出饭馆,天色已经黑了,正考虑 着该从哪条路去车站,一眼瞥见几条路外的一栋楼上亮着四个大字的红色霓虹灯 :辽东宾馆。我心头一动,鬼使神差地向那走去。那宾馆并不很远,不到十分钟 的路已经到了这个辽东宾馆。说是宾馆,在沈阳市里充其量也就是一个三流宾馆 而已,恐怕连3星级都算不上。
 
  五层的白色大楼,两旁路边全是小旅馆,门面不大,一家挨一家,最少也有 二三十家的样子。我走近一家旅馆,门口有一个中年女人在门口嗑瓜子,她看见 我过来,估计我不是本地人,笑脸对我说:「小伙,住店吗?又便宜又舒服,你 是找人还是过夜?」我心想:我会找什麽人来旅馆找?真是笑话。
 
  便没理她。又往前走,看见一家旅馆门口的灯箱上写着:住宿优惠,20丶 30元。我心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干脆进去问问看看。
 
  进门时刚好看见两个年轻姑娘走出来,看我进了旅馆,两人马上又跑了回来, 上下的打量我。老板是个中年男人,问我:「住宿还是找人?」我一听,怎麽都 问找人呢?不过我是何等的机敏,马上想到:他们所说的「找人」很可能就是问 你要不要小姐的意思。
 
  於是我不动声色的说:「找人。有好的吗?」
 
  那男人指了指跑回来的两女说:「现在就她们俩了,你看行不行?」
 
  我心中暗笑,一看两女,也就不到二十岁的样子,身材瘦弱,长相难看,脸 蛋暗红还有一些雀斑,典型的农村妹子。
 
  我问她们:「多大了?」

   其中一个说:「俺们十八。」
 
  我又问道:「没别的了?」
 
  老板面露难色说:「现在货少,时间也太晚了,有几个不错的早让人挑走了。」 
  我不太满意,要走,老板说:「小伙,给你优惠点怎麽样?姑娘连住宿一夜 50,行不?」
 
  我没答话,径直走了出去。出了门时那老板还在大声的说:「别的家也都没 有好的了,要不能给你这麽便宜吗?」
 
  我没理她,走向路对面。对面一家旅馆门面也不大,门口一个老板模样的中 年女人迎上来说:「小伙,我看你走了好几家了。我这儿有两个还算不错吧。你 看行不?」
 
  我跟着她进了旅馆,沙发上坐着两个年轻姑娘,二十多岁,长的倒不难看, 不过身形都挺瘦,我一向对瘦肉型的女孩没什麽兴趣,摇了摇头。
 
  老板说:「怎麽?这俩也不行?那你眼光也太高了吧?」
 
  我说:「我不喜欢瘦的,长相差不多就行。」
 
  屋里另一个中年男人笑了:「那你说话啊。」
 
  冲隔壁说:「小玲,来!」
 
  隔壁那边答应了一声,跑过来一个女孩。这女孩身高不算矮,圆圆的脸蛋, 皮肤挺白嫩,长发在脑後扎了一个马尾辫儿,大眼睛,红嫩嫩的嘴唇挺性感的, 长相一般,也是农村姑娘相,没什麽看头,不过倒也不很难看,但她的身材却很 吸引我:丰满健硕的体形,上身穿一件白色的衬衫,胸前绣着蕾丝的花边,一对 丰满的乳房紧紧地绷在面料下,里面穿的兰色吊带胸罩清楚可见。腰间的肉也紧 绷着,下穿一条黑色绸时装裤,屁股又圆又大,大腿根也都快赶上我的粗了。 
  她笑嘻嘻说:「怎麽,啥事啊?」
 
  这一个肉感的大姑娘站在我的面前,直看得我大脑充血,当时下边就有一股 热气往上蠕动,也没多想,说:「行,就她吧!」
 
  老板大笑说:「原来你喜欢胖丫头啊,早知道刚才就让她出来了!」
 
  一旁沙发上那两个女孩一脸不屑之色,哼了一声进里屋去了。我问老板: 「价钱怎麽谈?」
 
  老板说:「看你这麽相中,给你不能贵了。这麽着吧。一次50,包宿10 0,宿费30,怎麽样?」
 
  我心中暗道便宜,不过脸上不动声色,说:「你也没给我优惠啊?对面给我 100一宿带宿费我都没干呢。」
 
  老板笑了说:「小伙,对面的货色我还不知道?都是歪瓜裂枣的,谁要啊? 这麽着吧!包宿带宿费120,给你挑个大屋,屋大床大,淋浴随便冲,怎麽样?」 
  我心花怒放,说:「行吧,我也不和你讲了,安全不?」
 
  那中年女人发话了:「谁来查啊,谁来查俺们不知道啊?小伙,我看你也不 像本地的,你是外来的吧?」
 
  我说:「我是沈阳的,来桓仁找个朋友办点事。」
 
  他说:「是吗?原来是大地方来的呀!你们那里俺也知道,查的严着呢,不 过这里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桓仁是小县城,天高皇帝远的,谁也不来管。咱是为 了赚钱,你是为了乐,对不?」
 
  我说:「那对。」
 
  交了钱,中年女人带着我和那叫小玲的姑娘来到走廊尽头的一间屋里,开灯 一看,屋的确不算小,一张大床摆在地中间,虽然陈设简单甚至有点简陋,却也 干净。
 
  中年女人把我俩让到屋里,说:「淋浴间就在出门右走第一个屋,厕所在第 二个屋。有套没?没有我这有卖的,一块钱一个,先免费送你一个。手纸床头有, 有啥事就喊一声。」
 
  那姑娘坐在床上,脸上略带一丝羞涩,但还是笑吟吟地。我说:「行了,不 用麻烦了,有事我再找你。」
 
  老板娘转身带上门走了。
 
  屋里的灯光昏暗,不过倒也挺有情调的。我坐在姑娘身旁,她看了我一眼, 脸一红笑了,没说话。我这个人最喜欢像这种丰满健康型的姑娘了,伸手轻搂过 她的肩膀靠在我身上,她顺从地贴在我胸前,脸蛋贴着我的脸,我问:「你多大 了?叫什麽名啊?」
 
  她说:「俺25了,你叫我小玲吧。」
 
  我右手摸在她的大腿上,手感丰满又结实,我亲了她的脸蛋一下,又在她柔 软的小嘴上印上一吻。
 
  她看了我一眼,又笑了,我笑着说:「你笑什麽啊?」
 
  她说:「没啥,你还挺温柔的呢。」
 
  我说:「你知道我为啥不找她俩,却找你吗?」
 
  她说:「知道呀,你不是就喜欢丰满的吗?」
 
  我笑了,说:「对呀,所以我爱死你了,今晚你要陪我一宿呢,好不?」 
  她点了点头,嗯了一声表示同意。
 
  我又问:「你做这个多长时间了?」
 
  她说:「没多长,不到一年吧?其实也没怎麽做过,我是农村的,就是在家 闲着也没事干,工作也不好找,就来这儿赚点啥的。」
 
  此时我也全想明白了,像桓仁这种小县城,地方偏僻,经济也不发达,像她 这种农村姑娘如果没什麽太高的文化,又没有特长,家庭管的也不严,没工作的 就跑到这种小旅馆来做小姐,给自己赚点零花钱,而我也不必再顾虑什麽安全问 题了,像这种偏僻的小县城,恐怕连警察也不屑来找油水。
 
  於是我对她说:「我知道,其实我俩岁数差不多,都20多岁,我也没把你 就当成个小姐,要是你愿意的话,今晚你就当我是你的男朋友,咱俩好好的过一 夜怎样?」
 
  她格格地笑了,说:「你这人还挺有意思的,我可是头一回遇到这事呢。那 行吧,你要是愿意当我是你对像那我还高兴呢。」
 
  我说:「那你有对像吗?」
 
  她摇摇头,说:「现在没有,黄了。」
 
  我右手离开她的大腿,隔着她的衬衫摸她那对丰满的乳房,她的乳房又丰满 又结实,一只手根本握不过来,我最喜欢这种典型的农村丰满姑娘,於是用力地 揉着她的奶子,她呼吸有点加快,脸上微红,我亲着她的嘴,舌头伸进她嘴里搅 她的舌头,她也动情了,恩恩地用舌头和我的舌头来回的转动,我俩的口水互相 流进对方的嘴里,吃得咂咂有声。
 
  我裤裆里的鸡巴也硬了起来,於是伸手解开她衬衣的扣子,她的衬衣刚刚好 可以裹住她的那对大奶子,而我一解下她胸前最高点的那颗扣,她的乳房就像弹 簧一样从衬衣里蹦了出来,要不是有胸罩包着,恐怕要弹到我的脸上。她穿着一 件兰色的吊带胸罩,虽然她只是个农村妹子,胸罩的样式却很性感,大大的罩杯, 上面全是蕾丝镂空的花边,罩杯很暴露,只能包住一半的乳房,白嫩嫩的大奶子 呼之欲出,连乳晕都清楚可见,却刚好不露出乳头,十分的诱人。
 
  我双手托了托她的两只罩杯,感觉沉甸甸的很有份量,我双手环着她的丰满 的腰,从後面解开她胸罩的搭扣,又将肩带从她的肩膀上拉下,胸罩就脱下来了, 我靠,这一对大乳房,白嫩肉之下泛着淡淡的青色筋脉,乳头像两只大葡萄一样, 乳房稍微有点下垂,不过整体还是很坚挺,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看了这一对乳房 之後,如果不感到饿的话那除非是个太监。
 
  我咽了一口唾沫,将她扶下躺在床上,脱掉她的鞋,我也脱鞋上床,她穿着 衬衫敞开着胸膛,露着两只豪乳,脸蛋潮红,看上去十分的淫荡。我跪在她两腿 间,先用舌尖舔了一下她鲜红饱胀的乳头,她身子微微动了一下,闭着眼睛,我 又将整个乳头含在嘴里来回的拨弄,舔玩,故意发出咂咂的声音来,果然她被我 挑逗得春心荡漾,身子轻轻地扭来扭去的,嘴里还恩恩地有反应,我吃完了这颗 再去吃那颗,手也不闲着,大把大把地揉捏着她的乳房,她双手扶着我的脖子, 口中「啊丶啊」地叫着。
 
  我想:这农村妹子还挺会表演的呢,我吻着她柔软的嘴,说:「你装得还挺 好的,跟真的似的,让我更兴奋了。不过今晚我要你把我当成是你的对像,所以 你也不用装,我不会怪你的。」
 
  没想到她对我说:「不是……,我最受不了别人弄我的乳头了,其实只要是 别人一弄我的乳房我就这样,真的不是装的,俺不骗你。」
 
  我喜道:「是吗?那可太好了,那你下边那里湿了吗?」
 
  她红着脸点了点头,我扭开她裤子拉链的搭扣,拉下拉链,发现她里面穿着 一条红色的蕾丝花内裤,内裤的样式也很性感,很窄也很薄,虽然和胸罩很不协 调,却有另外一种诱惑,我脱下她的裤子,她的确很丰满,丰满得甚至有点过胖, 不过因为肌肉结实,却并不给人臃肿的感觉,肥大的屁股,健美的大腿包裹在一 条窄窄的红色内裤里,真是一幅令人血脉贲张的画面。
 
  我三下五除二脱光自己的衣裤,拉下她的内裤,分开她的两腿,跪在她腿间 仔细地端详她的阴部,她阴毛不多,稀稀拉拉的和没有差不多,不过我已经猜到 了,因为书上都说如果丰满的年轻女人阴毛不多,就表明这个女人性欲很旺盛, 她的大阴唇肥厚又丰满,因为她的腿分得很开,所以大阴唇也裂开了嘴,蜜液也 已经流出来了一些,沾到了大腿根的边上。
 
  我低头闻了闻,淡淡的有一点味道,不过还不像我以前搞过的一些性欲强的 女人那样味大,禁不住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她肥厚的大阴唇,她呻吟一声,好像禁 不住这样的刺激,手扶在我的头上,我哪管这些?连连用舌头伸进她的肥穴里搅 动,她身体扭得更厉害了,双手抓着我的头发,嘴里不停的浪叫着。
 
  她的淫水分泌得更多,弄得我满脸都是,我的鸡巴也硬得快爆开了,一把将 她从床上拽起来,她还不知道为我什麽停下,拉着我的胳膊一脸恳求的样子要我 继续,我站起来,将大鸡巴凑到她的嘴边,威风凛凛地说:「喜欢吃吗?快给我 吞下去!」
 
  她涨红了脸看着我,说:「我……我不太愿意给男人果。以前和我对像做的 时候,我也不怎麽给他果。」
 
  我说:「那叫啥呀?我都吃了你的逼了,你不吃我的鸡巴呀?那也太不公平 了啊?不行,快果啊,我的鸡巴很好吃的,你要是不果我就不搞你的阴户啊,让 你的水流个没完,让你的逼馋死也吃不到大香肠!」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麽了,只知道怎麽样才能和这个骚妹子爽上天,她 听了脸更红了,说:「那,那你一会儿干我的时候可要让我好好爽一爽嗷。」 
  我哈哈笑了,说:「你放心吧,今晚我们谁也别睡,操一宿逼。」她用手扶 着我的鸡巴,张开嘴先将龟头含在嘴里,果了几下,她的嘴又温又热,我不禁爽 得吟哦起来,她将我的鸡巴整个吞进嘴里,像吃冰棒似的吃了起来,口水沾得我 的鸡巴上水亮水亮的,我靠在墙上,闭着眼睛,只觉得整个人都像是要飞上天一 般。她吃了一会儿,将口水吐在手纸上,说:「行了不啊?我嘴都累了。」 
  我笑了,说:「好了好了,我也不行了,快爆开了,来,我们搞。」
 
  她脱下衬衣,顺从地躺在床上,两腿屈分大开,这姿势让人看在眼里,爽在 鸡巴上,我跪在她屁股前,将鸡巴抵在她的肥阴阜上,她的阴道有点低,阴道口 已经很滑了,於是我滋地一声就插了进去。
 
  她的阴道不松不紧,刚刚好包裹住我的鸡巴,热滑的感觉令我不自觉地做起 了抽插运动,她搂着我的腰,嘴里不停地呻吟着,声音不高但是很动情,显然是 出自内心而不是装出来的。我啪啪地操着她的阴道,她的淫水很润滑,搞起来非 常的舒服,好像在阴道里面洗澡一样,她随着我的动作在呻吟,也紧紧地搂着我, 我压在她丰满健美的身体上,就像躺在沙发上一样的爽。
 
  我用力地干着她的阴户,持续的活塞运动令我浑身是汗,搞了一会儿,我将 她翻过身去,让她躺在床上,而我则压在她的背上,从她屁股後面干进去,因为 她的阴道的位置比较低,这个背後式的姿势搞起来正合适,我双手紧握她的手背, 一下一下地冲击着她的大肥屁股,她显然没怎麽试过这个姿势,爽得她闭着眼睛 嗷嗷乱叫,我也对这种姿势很有感觉,卖力地搞着她,搞了一会儿,我又让她跪 起来干,她的头贴在枕头上,头发散落一床,上身低下而屁股却抬得高高的,姿 势非常的诱人,一看就是经常被人用这个姿势搞,我又搞了一会儿,又让她站起 来手扶着墙,我也站着从她背後搞她。
 
  这个姿势有一定难度,不过刺激度也大大增加了,她已经被我搞得失去了理 智,语无伦次地叫着,淫水顺着她的大腿流下来,床上已经到处都是水渍,我搞 得浑身酥麻,差点射了出来,连忙憋住,吸了一口气躺下,让她坐在我的鸡巴上。 她顺从地用阴道吞掉我的肉棒,一上一下地玩仙女坐蜡台,不过她被我搞得没了 什麽力气,所以动作也是有气无力的。
 
  我说:「你怎麽了呀?没劲儿了啊?」
 
  她气吁吁地说:「我……我没劲儿了……好累……还是你……你来搞我吧!」 
  我一想也是,我也感觉有点累了,於是我又重新让她躺下,我将她的两腿高 高地举起,压在胳膊下,舒舒服服地将鸡巴插进她的阴道内,又开始新一轮的搞 逼,她的淫水好像是水源地一样的没完的流着,又滑又热的感觉令我的鸡巴再也 憋不住了,我腰间一酸,大声的叫着:「我要射了……要射了……你给我生…… 生个孩子啊……啊……啊!」
 
  她也叫着:「啊……射进来……进来……我要……要来了……」
 
  马眼一松,大股大股新鲜热辣的精液喷进她的阴道,我气喘如牛,躺在她身 上再也起不来了,她也浑身是汗的躺着不动,我俩都像死了一样。就这样我们都 睡着了,半夜醒来时,我又忍不住搞了她一次,虽然没有上一次刺激和激烈,却 也兴致勃勃。第二天起来时我们又搞了一回。
 
  搞完之後,她搂着我说:「和你玩真好!你真能干!和我做过的男人没有一 个像你这样爽的。」
 
  我说:「她你做我老婆吧,我们天天都搞。」
 
  她笑了说:「我这样的村妹子你能看上吗?要是你真想我的话,就多来桓仁 看看我。
 
  来的时候给我打个电话,我们去别的地方玩。「
 
  我明白了她的意思是再搞的话就以情人的关系玩,不要钱了。我心里很乐, 也暗自称赞这个没有多少文化的村妹子,心地却比那些漂亮时尚的城里女孩不知 要好上多少倍。
 
  白天我们一起出去吃的饭,下午我就要回家了,她送我到车站,互相留下了 电话,告诉她,无聊的时候就来沈阳找我,我们吃住玩一起来。然後我坐火车回 了家。这一次搞得实在是太爽了,以至於累得我回家连睡了十五个小时的觉,不 过回想起来,这100块钱花得真值!要是她真的再来沈阳看我,让我白搞的话, 那可就是超值了,哈哈!
 
                        【完】